科技通报

分析洞庭湖生态经济区城镇化的现状

点击数:10    日期:2016-10-08 09:08:14

洞庭湖生态经济区地位独特、基础良好、优势突出,过往区内城镇化发展情况喜人,但目前仍在生态环境
  

   摘 要:洞庭湖生态经济区地位独特、基础良好、优势突出,过往区内城镇化发展情况喜人,但目前仍在生态环境、经济社会发展、城镇结构、城市规划、产业聚集能力、城镇行政等方面存在不足之处。
关键词:洞庭湖生态经济区;城镇化;现状分析
本文引用《经济研究导刊
一、区位概况
2014年4月国务院正式批复洞庭湖生态经济区规划,明确将规划范围确定为湖南省岳阳市、常德市、益阳市,长沙市望城区和湖北省荆州市,共33个县(市、区),规划面积6.05万平方公里。这一区域生态经济发展规划,之所以上升为国家战略,得益于独特的区位环境和经济基础。
1.人居环境适宜。湖区地处亚热带季风湿润气候地区,严寒期短,温暖期长,空气质量常年良好,四季分明,雨量充沛,年降水量1 200~1 470mm,年均温度16.4℃~17℃,年日照时数1 714~1 813h,无霜期258—275天。湖区地质结构稳定,进入历史时期以来,区内无破坏性地震记载。区域地处长江中游平原,大部分地区海拔在50米以下,地势平坦、土壤肥沃。近年来,区内持续开展大规模防洪排涝体系建设,自1999年之后未再出现大型洪涝灾害。
2.生态地位凸显。洞庭湖作为长江流域第二大湖泊,一是调蓄长江流域水资源枢纽场所。作为我国最大的调蓄湖泊,洞庭湖南汇四水,北有四口入湖,年均径流量达3 126亿m3,分别为太湖、黄河、鄱阳湖年均径流量的10倍、6倍和3倍。二是调节生态平衡的重要砝码。洞庭湖是我国著名的天然湿地之一,有着“长江之肾”的美称,湖泊面积2 625平方公里,全湖湿地保护面积6 000多平方公里,在全国亚热带湿地总面积占比中达25%,有着全国最大淡水湿地,是亚洲最大内陆湿地保护区之冠,其中1992年被列为国际重要湿地的东洞庭湖自然保护区,面积达1 328平方公里,占洞庭湖自然水域面积的50%,是全球200个重要生态区之一,在维系长江流域生态平衡方面有着重要作用。三是维护生物多样性的重要所在地。区内有记录的鸟类达338种,其中白鹤、中华秋沙鸭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7种,二级保护38种;117种淡水鱼类,一级保护2种,二级保护2种;植物近400余种,一级和二级保护分别有3种和31种。同时还是我国特有的小型鲸——白鳍豚以及长江江豚和中华鲟的主要栖息地。丰富的资源,多样的物种,凸显出洞庭湖区生态地位。
3.区位条件优越。湖区北通长江黄金水道,联接长三角和成渝经济区,南极二广联接珠三角经济区,地处武汉城市圈与长株潭城市群之间,具有承东启西,贯通南北的独特区位优势。湖区有京广铁路、京广高铁、京珠高速等纵贯南北交通动脉4条,其中已建成3条,正在建设1条,横穿东西交通动脉1条在建,已建的常德机场和纳入国家支线机场建设计划的岳阳机场,构成了湖区四通八达的水陆空立体交通网络,为扩大湖区经济辐射,吸收中部城市群建设利好提供了便利的条件。目前,京广、沪昆等国家铁路干线沟通了湖区城市群,基本形成了铁路环线。武广客运专线的开通,加快了武广经济带的形成,大大缩短了沿线城市间的时空距离,有力推动了湖区与武汉城市圈与长株潭城市群的融合对接。同时,湖区有国家级一类口岸两个:岳阳港和荆州港,有着发展临港产业的自然港口资源禀赋。其中岳阳港可锚泊10 000吨级以下船舶,现已开通韩国、日本等国际航线。荆州港可锚泊3 000吨级船舶,是长江中游重要港口。
4.经济基础良好。湖区水产养殖面积35.3万hm2,耕地面积175.2万hm2,是我国重要的大宗农产品生产基地(粮食、油料、淡水渔业、棉花产量分别约占全国的2.3%、4.7%、7.8%和6.4%),也是目前世界最大的淡水珍珠养殖基地和亚洲最大的芦苇产地,矿产资源丰富,雄黄、钒、锑、钨、金产储量在全国占有重要地位。依托湖区资源、区位等综合优势,已形成优质粮棉油、水产、果蔬、畜禽等农产品加工产业体系,拥有261家国家和省级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初步形成石化、造纸、轻纺、装备制造等支柱产业,培育了巴陵石化、荆州四机、常德卷烟等一批国家知名企业。洞庭湖生态经济区建设具备良好的产业基础。
5.文化底蕴深厚。自石器时代起,艰苦朴素的洞庭湖区人民便用自己辛勤的汗水,浇灌出一篇篇绚烂的文化诗篇。湖区文化景点密布,省级以上文物保护单位158家,省级以上非物质文化遗产40项,5A级景区1处,4A级景区12家,这其中有江南三大名楼之一的岳阳楼,改写水稻种植历史的城头山古文化遗址,点燃革命烈火的平江起义纪念馆,见证忠贞爱情的君山岛,以及荆州古城、桃花源、洪湖、屈子祠等山水名胜和人文古迹,左宗棠、张居正、任弼时、郭嵩焘、周立波故居等名人纪念场所,特别是自然生态文化、民俗文化、农耕文化、渔业文化等都凝聚着先辈们的血汗和智慧,具有极高的产业价值。
二、城镇化发展现状
洞庭湖生态经济区规划范围内2013年末常住人口2 200万,地区生产总值7 152亿元。洞庭湖社会经济的发展催生了新型城镇化的发育成长,而城镇化的发展又有力拉动了经济增长和社会建设,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1.城镇化水平稳步提高。据统计,洞庭湖生态经济区内中心四市,岳阳市、常德市、益阳市、荆州市“十一五”期间城镇化率增速均高于全国的0.68%。四市2013年的城镇化率分别为50.8%、44.38%、43.31%、47.5%,正如“十二五”规划所预期的持续增长。城镇化水平保持了较大幅度的提高(见图2)。
2.城镇功能日趋完善。“十一五”期间,各小城镇通过自身积累,吸引投资,综合开发,争取国家、省、市相关部门支持等途径,不断加快小城镇水、电、气、路、桥等基础设施项目建设,综合功能逐步完善,腹地功能得到发挥。以岳阳市为例,据初步统计,2012年岳阳市公路通车总里程达15 315公里,比2005年增加7 079公里,100%的乡镇和81%的行政村已通油(水泥)路。2009年,人均公共绿地面积8.36平方米,城镇居民人均住房使用面积38.8平方米,农民人均住房面积40.9平方米,自来水普及95%,电视人口覆盖率96.1%,每万人拥有公共交通车辆2.47标台,全市乡镇卫生院达到166个。城镇环境和城镇功能得到改善,积累了一定的城镇建设经验。
3.综合实力不断增强。洞庭湖生态经济区人民生活水平有较大提高,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年收入和农民人均纯收入均以较快速度稳步增加,益阳市2013年的农民人均纯收入甚至已经超过了益阳市“十二五”规划的预期值。以岳阳市为例,据统计,2010年,以小城镇为主导的县域经济实现增加值741.69亿元,比2005年增长61.17%,占全市GDP总额的58.3%,成为全市经济发展的新的增长极,小城镇也成为全市农村务工经商农民集聚的中心、产品加工和集散的中心、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发展的中心,成为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载体和强力支撑(见图3)。
4.示范作用逐步显现。坚持对重点镇重点扶持,优先发展。目前,区内有国家级重点镇60个。在连续几年的重点扶持下,一些重点镇依托历史特点和自然资源进快速发展,功能作用独具特色,特别是“两圈一线”(两圈即长株潭、“3+5”城市圈,一线即京广沿线)小城镇的国民生产总值,社会商品零售额、财政收入连年稳步上扬,在县域经济建设和发展中起到良好带动作用。
三、主要问题
1.生态环境面临威胁。湖区水污染负荷增加,超过水环境容量,水生动植物种群结构遭到破坏,水产资源减少,甚至危害人类健康。2011年,据调查显示,在工业污染源负荷方面,湖区每年排入湖的工业废水达2亿吨,其中造纸、化肥行业污水排放量分别占全年工业废水排放总量的50%和28.4%。在农业污染源负荷方面,2012年,湖区耕地化肥施用量平均为50公斤/ 亩,而发达国家规定的警戒线为15公斤/ 亩。由于使用化肥、农药过量,农作物吸收十分有限,绝大部分未被吸收的农田退水随地表水流入湖中,使得湖水污染加剧。生活污水也高达1.5 亿吨,80%以上的县级以下城镇生活污水处理设备十分落后,甚至没有。生活污染物也不容小觑,达到湖区总量的40%~50%。同时,长期在湖区作业的渔船、挖沙船、过往客船等对湖区水生态也造成了一定影响。局部地区水体富营养化问题凸显,湖区生态安全水平2005 年就已经从20世纪80年代的非常安全下降到了一般安全,目前下降趋势仍然不减。湖区当前的主导产业仍然是冶金、石化、建材、造纸等高能耗、重污染行业,湖区(湖南部分)内石油、造纸、纺织等行业在全省占有相当大的比例。建国六十多年来,有近1 700 万平方公里的面积被围垦,特别是过去十年,因对纸浆材的市场需求拉动,仅杨树人工林面积就达到200万亩,造成洞庭湖湿地的植被逐年减少,生态结构发生重大改变,水土流失加剧,湖区泥沙淤积,湖区面积已从原有的6 000平方公里缩减至现在的2 625平方公里,同时湿地面积也大幅度减少,湖区生态环境面临严重的威胁。
2.经济社会发展相对滞后。过去湖区一直把防洪保安作为首要任务,并且肩负粮食主产区的责任,为维护国家粮食安全,牺牲了一些工业化发生的机会,也影响了第三产业的发展。农业生产比较利益偏低,导致经济社会发展相对滞后,民生事业薄弱。2011 年,环湖的湖南省岳阳、常德、益阳三市人均财力比全省平均水平少1 228元,人均生产总值比全省平均水平少114元;一产业比重高于全省1.9个百分点,三产业比重低于全省5.4个百分点;城镇化率低于全省平均水平2.8个百分点。同时,湖区农民、渔民的就业、居住、就医、养老、子女就学等方面的困难也亟待解决,已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突出问题。
3.城镇结构性矛盾突出。受资源环境承载力区域差异状况的限制,以及现有空间格局、经济社会发展政策和区域经济发展规律等因素的影响,洞庭湖区城镇化虽然有了长足的进步,但长期以来纯农业生产区域的面貌正在改变,但是湖区大中小城市结构并不合理,城市数量多但是规模小,中心城市辐射带动能力不强,两极分化严重。同时,城镇化进程区域间协调不足,城镇之间在基础设施建设、环境保护、产业发展等方面均存在分割对峙的现象,影响了城镇体系整体功能的发挥。
4.城市规划缺乏可持续性。中国的城镇化是粗放型的城镇化,湖区也不例外。区内城镇人口快速膨胀,而城市布局缺少预见性,迟滞的城市管理系统无法及时有效地做出反应。同时,过去过于强调节约,很多时候选择因陋就简或者见缝插针,使得三五十年后我们又将面临巨大的旧城改造问题。城镇化建设过程中眼光不够长远,没有为将来的发展留下余地,城市规划缺乏可持续性。
5.产业集聚能力不足。洞庭湖生态经济区内城镇数量不少,城镇发展质量却并不高,湖区内工业园较多,但分布零散、无序,且经济支撑能力并不足,制约了城市产业集聚能力的提升。企业数量也并不算少,但基本上都是中小企业,缺乏引领经济发展的领头羊和重大绿色项目,产业集聚力不足,产业关联度不高,产业整合度不够,协同效应不明显,产业配套能力差,聚集效应难以实现。湖区公共资源向大城市倾向,众多中小规模的城镇,工业基础比较薄弱,基础设施建设也相对滞后,教育、医疗、文化、社会保障等公共服务资源未得到有效配置,严重制约了产业和人口的集聚。中小城镇在城镇化过程中的带动作用和集聚效应没有得到充分发挥,异地城镇化趋势明显。根据《湖南省2013年统计年鉴》,通过对洞庭湖生态经济区442项原始数据进行熵值法计算,可看出2012 年洞庭湖生态经济区城市经济紧凑度(见下表)。
从上表中可以看出,洞庭湖生态经济区内部经济紧凑度差异显著,经济紧凑度最高的常德市武陵区为0.8294,而最低的是益阳市安化县只有0.0895,相差将近10倍。其次经济紧凑度较高的是岳阳楼区、云溪区在0.5以上,相对较高。而洞庭湖生态经济区内大多数地区经济紧凑度较低,有17个地区的经济紧凑度在0.15以下,洞庭湖生态经济区的平均得分只有0.1964,内部发展差异明显,需要加快发展速度提升发展质量。
6.城镇行政化弊端凸显。在洞庭湖生态经济区内,产业同质化问题明显,区域内协调机制还未处于构建初期,特别是整个区域范围不仅跨市,而且还跨省,目前制定的相关政策还不能真正落实到位。区域内重复建设、恶性竞争等现象依然存在,相互间缺乏沟通与协作,带来的往往是资源浪费和产能过剩等不良后果,不利于资源整合及整体提升产业的效率。城镇化发展过程中政府主导的现象较明显,行政等级化的城镇管理模式,使区域内各城市之间也产生明显的利益博弈,各自为政的现象依然存在。同时,中心城市相对而言拥有更大的资源配置权,产业更集聚,环境优势明显。而大量中小城镇因没有获得充分的公共管理职能和充足的公共资源,资源配置效率低下,从而导致城镇化发展不协调。
综上所述,洞庭湖生态经济区城镇化进程,必须立足基本区情,遵循城镇化发展的内在规律,按照生态经济相协调的总体要求,树立新理念,明确新定位,探索新路径,科学推进以人为本的新型城镇化。
参考文献:
[1] 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洞庭湖生态经济区规划[R].2014-04-22.
[2] 彭志强.建设洞庭湖生态经济区:岳阳的优势、原则、定位与举措[J].岳阳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2,(7).



王编辑
中联论文网编辑
刘编辑
中联论文网编辑
赵编辑
中联论文网编辑
孙编辑
中联论文网编辑
电话
18931176030
固话
0311-80693734
投稿邮箱
ttqikan@163.com
99期刊承诺发表不成功无条件退款!
客服系统